复来作文网

挂在枝头的想念

时间:2022-10-29 08:27:04 作者: 浏览:81次
石雅晴

轻风拂过,绛紫色的铃铛随着摇曳的树枝晃动起来,就像当初那个女孩在我身前抖了抖衣摆,“叮叮当当……”一响,就是一年。

说起来,还真有些对不起她。与她分离后的半年,每每回忆,心中都泛起苦涩,如花瓣萎了边儿,锐箭失了魂魄……她那虔诚的目光,深深刺穿了我无所谓的笑容。盯着悬在枝头的铃铛,一幕幕往事又浮现在了眼前——

盛夏永远都是炽热而火辣的,让人留恋却不又不敢贪恋。女孩儿大包小包的,一股作气搬进了我们宿舍。“我以后就是你的宿舍长了,有事儿可以来找我哦。”我替她搬着东西,不忘做下自我介绍。她只是羞怯怯地笑着,眼里有金光闪烁:“其实不用你帮忙也行的。诶!那个太重了,我自己来吧……”很快,我俩便熟络了。

可我没多久便发现,她似乎“笨笨的”,脖子上安了个“榆木脑袋”,总是使我哭笑不得。

有天,我托付给她一个很重要的任务,她昂着头,拍拍胸脯道:“放心吧,包在我身上!”我总感觉有些许不妥,但她那诚恳而坚定的眼神,立即打消了我的一切疑虑。我想,姑且信任她一次吧。接着,她便迈着自信的步伐,消失在我的视线尽头。万道金光铺地,洒在她的背影上,颇有一番英雄远征的意味。

我略带焦急地等着,无何,她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。我急切地问道::“咋样?”“呃,就是……”“咋样!”她被我这突然提高的音量吓了一跳。“嗯…我,我……”我有些不祥的预感。“对不起,我搞砸了!”她终于鼓起勇气,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,“你听我解释,刚刚我一不小心……”说着说着,豆大的泪珠从她眼眶中涌了出来。可气愤蛮横无理地闯进了我的大脑,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,我恶狠狠地留下一句“怎么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好?”就甩手离开了。她孤寂地站在那里,一个人哭啊哭啊,哭得整个楼道都充满了悲伤与无奈……

心里那簇尚存的小火苗,似乎轻易地就能与外界发生化学反,我们慢慢疏远了。她三番两次地对我道歉也特意来帮助我,不知从何时起,她对我的那一小点“亏欠”成了理所当然……

时光的沙漏在花开花落中流逝,她也在我的视线中逐渐淡出。过去的一年,我与她之间始终隔着一道无形的墙,从此就是咫尺天涯。她总在墙那边盈盈地笑着,在我眼中,这笑里却含着歉意……连分别的那天,我都倔强着——

“那个……要分别了呢!”她仍怯生生地说。

“哦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一直对那件事耿耿于怀。嗯,这个送给你吧。”她把一枚灵巧的把戏儿塞到了我手中,将衣襟扯松了些,又抖了抖衣摆,仿佛卸下了重任。见我依然冷默地站着,便垂下了头,一丝失望从她眼底掠过。她咂咂嘴,没再说什么,走了。

她走后,我自顾自地掂量着手中新得到的把戏儿——一枚绛紫色的小铃铛。“叮叮当当”,清脆的声音涤荡着我的心灵。我恍然意识到,方才的分别是多么的沉重,但想挽回时已经晚了。我回望她那渐行渐远的背影,视线浑浊。

“她真的欠了我什么吗?”我迷茫了,不过是年少,到底是没想出个所以然。

回家后,我把那枚小小的铃铛,小心翼翼地挂在了我家窗台上的一棵小树的枝头上,一棵耐旱耐寒的小树。大抵是错觉罢,那铃铛重得竟然能把树枝压弯。

几只落单的乌鸦在天空盘旋,凄凄然地叫着,此起彼伏,似乎要将满腹的苦水全部吐露出来。我盯着那溢彩的铃铛,心绪有些飘乎,单单清晰地感觉到良知带来的不安。细细的绳栓着小小的铃,可那铃就是重得不行,快把绳子扯断了。我的心也被揪着。

恍惚,我望见了她那真挚的目光,多么渴盼一个原谅。本是皎洁月光的一片净地,却因不值一提的矛盾,染上了沉重的黑。是愧疚吗?可怎会有人对一次错误耿耿于怀,纪念在心?她傻呀,怎会为我一人而独自怀疑了那么久?她就这么在意我的原谅吗?早知道如此,我就原谅她好了。

头上明明有屋顶笼着,却好像有雨落进了眼睛里……

又是一年,距离那段尘封的时光已经过去了许久。每每想起,还是回被那个“笨笨的”女孩感动。她对待友谊,似乎有种执念。我常觉得她傻,又被别人伤害了怎么办。

唉,人总在慢慢成长,她总有一天会释然的。就像我,每当清风拂过,看到那抹绛紫在枝头摇曳,听到清脆的铃铛响起时,不再像从前总纠结于“愧歉”,而只是单单想念过去的那段纯真的时光罢了。

联系我们